歡迎來到云南昆明律師網

              注冊 | 登錄

              林連珠與龍海市公安局石碼派出所治安管理上訴案裁定書

              2023-07-12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作者:admin
                                   福建省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20)閩06行終1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林連珠,女,1951年12月31日出生,漢族,退休工人,住龍海市。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龍海市公安局石碼派出所,住所地龍海市石碼鎮紫光路3號。
              法定代表人吳藝勝,所長。
              委托代理人陳榮勇,男,龍海市公安局法制大隊中隊長。
              委托代理人莊松林,男,龍海市公安局石碼派出所教導員。
              上訴人林連珠因與被上訴人龍海市公安局石碼派出所(以下簡稱石碼派出)治安行政管理一案,不服漳浦縣人民法院(2019)閩0623行初111號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裁定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規定:“提起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條規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二)有明確的被告;(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四)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六)項規定:“下列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六)行政機關為作出行政行為而實施的準備、論證、研究、層報、咨詢等過程性行為;……”。該法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經立案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八)行政行為對其合法權益明顯不產生實際影響的;……”。本案中,龍海市公安局石碼派出所在辦理治安案件中對林連珠進行的信息采集行為,是其整個行政處理行為的一個環節,系過程性行為,該行為對林連珠的合法權益明顯不產生實際影響。故林連珠針對這些信息采集行為提起的訴訟,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其起訴應予駁回。綜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八)項、第三款之規定,裁定駁回林連珠的起訴。
              林連珠不服原審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漳浦縣人民法院(2019)閩0623行初111號行政裁定書,并依法重新作出判決,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主要理由:一、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有誤而作出錯誤的裁定,依法應予撤銷。上訴人在2019年1月3日向原審法院提起關于龍海市公安局治安行政處罰及龍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一案的行政訴訟【案號:(2019)閩0623行初13號】,原審法院在2019年6月11日已作出判決,判決龍海市公安局撤銷對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上訴人在行政判決書發生法律效力后向上訴人報案要求一并撤銷在龍公(石碼)行罰決字[2018]00228號行政處罰中對上訴人的信息采集,被上訴人民警拒絕撤銷,上訴人于2019年8月7日向原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被上訴人依法撤銷對上訴人十指指紋、血液、三面照片及手機卡的信息采集記錄?!豆矙C關指紋信息工作規定》第十一條對十指指紋信息采集范圍已作了明確規定,公安機關在采集個人信息時,并不是隨意進行的,而是針對特定的對象,經過特定的程序進行的;也就是說,在法律法規規定之外,公安機關對公民所作出的個人信息采集行為均屬于侵犯公民的合法權益。加之原審法院已判決撤銷龍海市公安局對上訴人的行政處罰,被上訴人更應依法撤銷向上訴人采集的個人信息。二、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原審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八)項、第三款之規定,駁回上訴人的起訴。上訴人認為原審法院從本案立案至駁回上訴人起訴前,未對上訴人進行釋明,也未經庭前調查,作出駁回上訴人起訴的結論完全適用法律錯誤,應予撤銷。根據《公安機關指紋信息工作規定》第十一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應確認被上訴人向上訴人采集個人信息的行為違法,并責令被上訴人依法撤銷對上訴人的個人信息采集記錄,以維護上訴人的合法權益。因此,請求支持上訴人的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石碼派出所答辯稱:2018年8月29日下午,因矛盾糾紛,上訴人林連珠用磚頭在龍海市××鎮××四中大門右邊張亞珍搭建的廚房外墻壁上寫“太平間”三個字。2018年11月9日,龍海市公安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二條第(二)項之規定,對違法行為人林連珠處以罰款伍佰元。之后,上訴人向漳浦縣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因未履行處罰前的告知義務,漳浦縣人民法院判決撤銷龍海市公安局所作出的行政處罰。因未對上訴人進行處罰前告知,龍海市公安局一直未對上訴人進行行政處罰。目前,上訴人尚屬于該案的違法嫌疑人。根據《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第八十三條規定,對違法嫌疑人,可以依法提取或者采集肖像、指紋等人體生物識別信息。被上訴人可以對上訴人進行信息采集。該信息采集屬于不產生外部法律效力的行為,只是過程性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五)、(六)項的規定:“下列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五)行政機關作出的不產生外部法律效力的行為;(六)行政機關為作出行政行為而實施的準備、論證、研究、層報、咨詢等過程性行為”。綜上,一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本院認為,根據《公安機關執法辦案場所辦案區使用管理規定》第十四條規定:“進行安全檢查后,應當根據辦案需要,按照操作規范對違法犯罪嫌疑人進行信息采集。對采集的信息應當及時錄入信息庫進行核查、比對,并按照規定妥善保管。”本案中,被上訴人在辦理林連珠涉嫌侮辱他人的治安案件中,對林連珠實施采集十指指紋、血液并進行三面照相、采集手機卡信息等信息采集行為,屬公安機關在辦理該治安案件過程中為錄入信息庫進行核查比對及調查取證的過程性行為?!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六)項規定,行政機關為作出行政行為而實施的準備、論證、研究、層報、咨詢等過程性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因此,林連珠所訴的石碼派出所對其十指指紋、血液、三面照相及手機卡信息進行采集記錄的行為,不屬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其提起本案訴訟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四)項規定的起訴條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應裁定駁回其起訴。上訴人林連珠提出原審法院從本案立案至駁回起訴前,未對上訴人進行釋明,也未經庭前調查,作出駁回起訴的結論適用法律錯誤,應予撤銷的主張。經審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三款規定:“人民法院經過閱卷、調查或者詢問當事人,認為不需要開庭審理的,可以逕行裁定駁回起訴。”原審法院經過閱卷后逕行裁定駁回起訴,并未違反法定程序,其作出的原審裁定駁回林連珠的起訴正確,應予維持。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  蓋華麗
              審判員  蔡月新
              審判員  陳妙紅
              二〇二〇年三月六日
              法官助理陳梅華
              書記員曾劍坤
              附:本裁定適用的主要法律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
              第八十九條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的,判決或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錯誤或者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的,依法改判、撤銷或者變更;
              (三)原判決認定基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或者查清事實后改判;
              (四)原判決遺漏當事人或者違法缺席判決等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
              原審人民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件作出判決后,當事人提起上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
              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需要改變原審判決的,應當同時對被訴行政行為作出判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
              第六十九條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經立案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
              (一)不符合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
              (二)超過法定起訴期限且無行政訴訟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情形的;
              (三)錯列被告且拒絕變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規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為訴訟行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規規定先向行政機關申請復議的;
              (六)重復起訴的;
              (七)撤回起訴后無正當理由再行起訴的;
              (八)行政行為對其合法權益明顯不產生實際影響的;
              (九)訴訟標的已為生效裁判或者調解書所羈束的;
              (十)其他不符合法定起訴條件的情形。
              前款所列情形可以補正或者更正的,人民法院應當指定期間責令補正或者更正;在指定期間已經補正或者更正的,應當依法審理。
              人民法院經過閱卷、調查或者詢問當事人,認為不需要開庭審理的,可以逕行裁定駁回起訴。

              律師搜索
              律師姓名檢索:
              律師事務所檢索:

              云南律師,昆明律師,找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律師咨詢,委托云南|昆明資深律師,重大案律師,知名律師維權,需要婚姻家庭,交通事故,合同糾紛,刑事辯護律師,就上云南昆明律師網
              滇ICP備12000640號 滇公網安備:53011202000505號 版權所有:易德祥律師 技術支持:找法網   返回首頁 您是本站第 位訪問者

              国产V亚洲V日韩V欧美V中文 久久精品最新域名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薰衣草 欧美亚洲图片另丝袜自拍